流年

看到的话请点这里→→→
恭喜你,点开了咸鱼的拖更声明_(:з」∠)_
这个号主吃乙女
咸鱼暂时是不会更新的_(:з」∠)_
这号不发腐,更不写腐
所以,乙腐两项都吃的小天使非常抱歉了
有缘再见_(:з」∠)_

宝石之国 “我喜欢你”后续

  含变石,红绿柱石,金红石
  今天的我依旧放飞了自我,并且多亏了一名小天使,把错误改回来,非常感谢。
  不怕这些请往下拉
  变石
  
  “啊……”
  嘴微微张开,心里想说出的话不知什么时候瞬间被卡在喉咙里。你愣愣的站在游乐场中央,脑海里一片空白。
  “……”
  无法发出声音了……    发现自己似乎是因为受刺激,不能说话的你抚上自己的喉咙,睫毛垂下,手微微用力。
  心里好痛……为什么……     不知如何,你还是放下了手,眼神逐渐变得空洞。你沉默了一会,突然扯下脖子上变石送给你的项链,似乎还想起了什么,你拿出现在对你来说是无用之物的照片,猛地撕开一半,在上面写了什么,往回走。
  “你回来做……”
  变石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可惜你听得到却好像真的说不出,讽刺地自嘲了一下。将手中的东西塞到变石的手中,看了一眼他后面那所谓的现任女朋友,想说什么,才发现自己已经说是不出话了,嘴张开,却又闭上,在变石愣住的目光中,真正的离场,再也不回头。
  而那张分开一半只剩下变石的照片上写着:虚假的爱情,谅我不能亲口说,不,可能以后谁也听不到,也包括你。
  
  
  红绿柱石
  
  庞大的房里只剩下红绿柱石的东西,你将收拾好的东西放进车里。看了一眼曾经让你感到高兴温暖现在是麻木无感的房,走出大门正准备关上时,后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是你……对不起了,xx。”
  “呵,没什么对不起的,红绿柱石。反正我们已经是陌生人,以后请你不要用这种恶心的语气对我说!”
  瞥了一眼红绿柱石后面那偷笑的女孩,虽然有点想安慰面前的人,但是想到什么,冷冷地将话说出来后,将什么东西塞进红绿柱石的手中,然后转身离开。
  红绿柱石并没有在意,随手将那块你所给的东西放到旁边,跟那个女孩走出了这间房。
  一年后,红绿柱石被那个他所珍惜的女孩陷害。说他其实是抄别人的作品,虽然这件事已经解决了,但也导致红绿柱石发现以前的你是多么的信任着他,并且永远地站在他后背。
  回到时隔多年的房里,他走了进去。
  取出一年前你塞给他的东西,颤抖地解开布料,看着熟悉的宝物,突然顿住了。然后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红绿柱石愣愣滑落在地上,靠在角落里。
  “xx,对不起………”
  抱住这个对于他来说非常具有特殊意义的东西,后悔地缩在角落里一直在重复“对不起”的话。
  可你已经不在这个以前充满温暖的房里,也不会再温柔的抱住你。
  
  
  
  金红石
  
  隔天,你被发现你孕吐的姐妹将你带到医院里。
  “xx,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怀孕了都不告诉我。”
  “……”
  你沉默的跟在你姐妹的后面,对于你姐妹说的话,此刻你一点都不想听。
  “啧,到底是哪个家伙把你变成了这个样子。”
  “……不要再说了……”
  你闭上了眼,仿佛想要逃避这个世界,连发出来的声音也是毫无起伏。
  过了一会,你检查完毕,被你的姐妹拉到了外面等候结果。
  “……xx,你怎么在这里。”
  你坐在医疗室外的椅子,姐妹出去买点东西,让你一个人在这里坐着。你听到熟悉的话愣了一下,低下了头。
  “这位金红石医生,我有什么事情偏要跟你说吗?”
  你冷冷的反驳着面前依旧俊美的男医生,心中压抑着。
  “xx,你的检查表出来了。你怀里宝宝已经两个月了!”
  你们两个人僵持着,你正准备站起来离开时,姐妹的话传了过来。
  “……你怀孕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呵,这位金红石医生,我怀孕的事,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是我的谁?”
  你背过身没有看到金红石愣住了,挽着姐妹的手臂上,丢了一句话过来让金红石怔住了。
  “我怀里的宝宝是谁,我不知道。但我敢保证从现在以后,是谁也绝对不是你的!”
  “再见,前任亲生爸爸。”
  
  
  
  
  
  
  
  
  
  

宝石之国乙女向 我喜欢你

刀片,这是刀片!重要的事情说两遍!
  有后续
  不怕这些话往下拉
  含变石,红蓝柱石,金红石
  变石
  你跟变石从交往到现在已经有两年多了,但现在这段恋情就要截止。
  “分手吧,xxx。”
  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石渐渐地很少来找你,打电话都说没时间。
  “……好,祝你们幸福。”
  你沉默了一会,望着面前挽着手非常甜蜜的两个人。看着因为那个人要做实验没时间去剪头发你便将它扎起的头发,还是一样被扎起来,但发箍却不再是她的,取代的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发箍。你出乎意料地神情非常平静着,闭上眼叹了一口气继续道:
  “我只问你一句话,你以前有喜欢过我吗?”
  “……喜欢过。”
  那个人似乎愣了一下,回应了你。
  “嗯,好的我们就在此诀别,再次衷心祝福你们幸福……再见,变石。”
  你转过身平稳坚强地走了出去,眼泪却在转身涌了下来。
  ————我还在喜欢你,但你却不再喜欢我。
  红蓝柱石
  电视屏幕里还在放映着著名服装设计师红蓝柱石的时装秀,在最后的压轴是他挽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出来,手指相交似乎间接性的表示着他们现在在交往。
  你瘫在这个曾经跟红蓝柱石一起讨论了很久才买的沙发,另一个主人却在跟你通着电话时对着他面前那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手牵手,笑容非常灿烂。
  “我们还是分手吧……”
  “好。”
  跟你所想的一样,红蓝柱石今天突然向你打电话是向你提出分手。
  你答应时的话语非常平静,平静到不正常,毕竟平时的你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红蓝柱石,我只想问你一句话。”
  “……什么话。”
  “你曾经有喜欢过我吗?”
  “曾经喜……”
  你断了电话,将它扔在旁边,缩在这个跟那个人充满回忆的屋子流泪。
  ————电视还是在开着,但现在电视里红蓝柱石温柔对待的那个女孩却不再是你。
  金红石
  “金红石,我们分手吧。”
  你站在那个说今天有工作无法回来的人却带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在游乐场里玩的人面前面容平静的先提出分手。
  “好。”
  你看着金红石似乎愣了一下,俊美的面容上不再是对你温柔熟悉的表情。
  “呵,金红石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有喜欢过我吗?”
  “……没有。”
  “好,我明白了,祝你们幸福。”
  你敛下睫毛,手摸了一下肚子,里面还藏着一个将来会没有父亲的孩子。
  你转过身往外走去,不再理会后面的人是什么表情,轻声叹息:
  “对不起了,我的孩子。”
  ————你的父亲已经不喜欢我了,他将会有个更好的女朋友。

触碰

  跟“吻”一个系列,all你向
  不怕这些的话请你往下看。
  内含金红石,圆粒金刚石
  金红石x你
  黄钻事件在一瞬间出现,也在一瞬间被解决。
  你转头看了看周围,往前跨了一步走到黄钻面前,一把扯住面前“人”的领带。踮起脚看着面前微微呆愣的“人”,粗暴简单毫无羞耻心地直接将黄钻塞到自己的.胸.里面,将他半拖半扯地往房间走去。然后直接将他扔到他的房间里面,意味不明甚至非常自豪?地道:
  “软吗?”
  “……软……”
  “咳咳,那么……我的那个,大吗?”
  你咳了几下,带着一种莫名希望?的光芒看向坐在床上有点懵的黄钻。走到他的面前,终于把自己一直藏在心里的话吐了出来,有点希望自己能听到这些“单纯”的宝石能说出你比较喜欢的话。
  “唉?什么这个那个的?”
  “就是……”
  在你准备向黄钻伸出狼手时,外面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随之而来的是门打开的声音。
  “磕磕……黄钻你在吗?我进来有事想找xxx,刚才磷叶石跟我说你们两个在一起……啊咧?”
  一瞬间寂静下来,你有些不满地盯着给黄钻输入不和谐?知识的金红石,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也是一样的你,有些郁闷地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
  “噗,呵呵呵……等我们出去再说,xxx。”微笑着的宝石眼眸中闪烁着夺目的光芒,意味不明的话语让你感到有些好奇。
  看了一眼旁边的黄钻,快速走到破坏气氛的金红石面前一把将他推出去,向低着头的黄钻说声“拜拜”时顺便把门也给关上。
  “有什么事情,金红石?”
  跟着金红石走在走廊上,你停下来盯着面前跟着也停下的金红石说。
  “……呐,xxx。”
  “嗯?怎么了?”
  “可以让我解刮你吗?每天看着xxx到处跑,到磷叶石这里然后又到黄钻哪里,看来你是个非常活泼非常好的一个解刮东西呢。”
  “噗……!我靠,你还不放弃吗?!”
  你一巴掌糊了面前“神经病”的脸,心里虽然有点可惜这么美丽的宝石。但从真正的本质上你可是非常自私的想要珍惜自己这条不老不死却非常贱的狗命!
  “呵呵……我是不放弃的哦,xxx。”
  “唉?”
  糊在金红石脸上的手被拿了下来,手背被金红石的手抓住贴到他的嘴唇上,嘴角微微上扬。你看着面前的宝石敛下金红色睫毛,仔细看着你手上任何一条活跃跳动的血脉,冰凉的触觉让你感到有些寒颤。
  “我是不会放弃你的。”
  “……”
  “如果现在解刮了你的话,就再也不能摸到这么温暖的东西了。”
  宝石光滑细腻的手指顺着跳动的血脉向上移,直到。停落在你的脸上,停落在你闪着莫名光芒的眼眸中。
  “明明不是宝石的人类居然有这么美丽的眼睛。”
  眼睛被蒙上,你感觉到冰凉的触觉从嘴角边贴起,然后慢慢往下移停落在肩膀上。
  “唔!”
  金红石满意地看着你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修长白皙的手指揉捏着他留下的痕迹,语气带着淡淡的愉悦。
  “好了,我跟你的事谈完了,回去吧xxx。”
  圆粒金刚石x你
  从金红石那边走开,快速跑到水池旁的你看着肩膀上的痕迹,打从心底嫌弃着金红石。
  “……人类。”
  “!”
  你揉了揉肩膀,无意间瞥到水面上的自己旁边还倒映着一个格外熟悉的影子,马上抬起头来。
  “……波尔茨你有什么事?”
  “听说你们人类的身体跟水母一样柔软,所以我想摸摸看。”
  听着波尔茨的话你有些懵懵的。
  “啊?水母?额……你听谁说的?”
  “金红石。”
  波尔茨诚实的话语传到你的耳边上,你摸着肩膀上的痕迹涌出一股无力感。
  “……那个家伙……”
  “可以摸一下吧,xxx。”
  随着声音的落下,你还没反应过来,转眼间就靠在波尔茨的怀抱里。
  “……”我还没电影吧?
  闻着波尔茨衣服身上的香味,你感觉你的脸被波尔茨的手轻轻地捏了一下。
  然后逐渐往下移……
  脸,嘴唇,脖子,最后滑落在你的肩膀上。然后在肩膀的某个地方停了下来。背过面的你并没有看到波尔茨此刻发表情是怎样的,你只知道在那个地方上,你感觉到波尔茨的手指似乎在那个地方磨蹭了一下。
  “……好了,我摸完。”
  “啊咧?这就可以了?”
  “难道你还想让我摸下去?”
  “不,不用,这样就可以了!”
  “……”
  你迷茫地看着面前似乎黑着脸的宝石收回了手,再往前走了一步,你们之间的距离更加近了些。你懵逼地看着波尔茨的脸越来越近,闭上眼,嘴唇似乎被冰凉的东西贴住。
  “!!!!”卧槽?!!!!
  此时,你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思想:如果钻石这个弟控知道波尔茨被我染指了,我的下场绝对会很惨的!!

宝石之国 吻(二)

  继续肖想宝石中,他们是宝物!
  私设女主有名字,因为某种原因身体会不老不死
  这个系列圆满完成,all向,下一个系列(爱)之间有联系
  不怕这些的话,请往下看
  内含紫晶石,黄钻石
  平安夜快乐
  紫晶石x你
  今天阳光很灿烂,但此时的你无暇顾及这些。除了前晚戴亚的吻,现在还有一件挺麻烦的事情麻烦着你。
  “吶,xx酱。人类都像你身上一样很暖和吗,软软的,好像很舒服。”
  “呃……虽说是。但就算是很暖,也请你们两个不要对我这么做!”
  你有些无奈地扯住在身上两双乱动的手,不自在的抿着嘴。看着面前的两个罪魁祸首,下面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有点湿了。
  “唉~为什么啊xx酱。”
  同样美丽的脸不知不觉出现在你的前后,同样是晶莹剔透的紫眸,却一直在深深地注视着你,而这一切你都不知道。
  扯着长到脚边的长裙,仿佛是要遮住下面的泛滥。你小心翼翼地挡着下面,心里想着‘自己今天幸好穿了在这里的第一条裙子’时听到紫晶石的话,马上抬起头道:
  “就是不行。”
  “唉~xx酱说一下理由嘛。”
  呆愣之间,你被围住了,紫晶石的双手各自环住了你,你的身体被凉凉的东西贴上。冰凉的触觉却熄灭不了你身上突起的欲火,你沉默了。
  “……”
  “怎么了?xx酱。”
  你知道,宝石的触碰毫无带着人类肮脏的欲望,虔诚而又纯洁。但在他们身旁的你却……
  睫毛挡住了你眼中翻滚的欲望,慢慢伸出手一步一步地抚摸上面前的33,光滑的触觉在你手中体现出来。你让面前的宝石低下头来,一枚软软的吻印在了33的额头上。
  “!”
  “!”
  你没有理会紫晶石的惊讶,闭着眼,继续吻了下去,带着没有任何人知道的肮脏的情感。眉毛,鼻尖,再到嘴唇……
  “好了,没什么事我先……唔!”
  你往旁边偷偷地移了几步,正准备偷跑时。一双有力的手再次把你拉回了原来的地方,84同样美丽的脸印在了你的眼前。你懵逼的看着84放开了你的嘴唇,冰冰的触觉开始在你的脸上持续出现。
  “!”
  同时,在背后的33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在你的背后印下了一枚红印。你有些发软地靠在84上,耳边同时响起了紫晶石的声音。
  “xx酱,你真可爱啊!”
  “可爱到让人忍不住想让你一直待在我们身边呢。”
  “呐,xx酱你愿意……!”
  
  黄钻x你
  你听到紫晶石的话,神智立马清醒。
  马上蹲到地面上,往外面快速挪去。在紫晶石的眼光下,随意往一个地方跑去,丢下了一句话。
  “额……还是不了,谢谢你们的宠爱,我还是当个可爱的单身喵算了,3384拜拜!”
  “……xx酱真的好可爱啊,呐,33。”
  “是的,84。”
  ————
  不知跑了多久,你累瘫地倒在某一个地方。毫无淑女性的撩开长裙,你将沾在脸上的碎发挽到后面去。
  “呼……看来他们没跟过来,真是太好了。”
  “什么他们,什么太好?”
  “就是紫晶他们啦……等等,黄钻你怎么在这?!”
  “呵呵呵,从xx酱跑到这里时我就在了。”
  ”……”刚才我怎么没看到?!
  “对了xx酱,其实我有些东西想向你请教一下。”
  随着声音,你的眼前出现了黄钻的样子。看着面前温柔的“人”扬着一向温柔多情的笑容,有些不自在地转过头。
  “有什么事情?”!
  “亲我一下吧!”
  “噗……为什么。”听到这句话,你的心猛地直跳着,有些复杂地看着面前说着话的宝石。就算自己的初吻以失贞,而且被自己拉着几个单纯善良的人kiss了,但现在不用这么对我吧?!
  “因为我想知道人类的温度是怎样的,在这里的人类就只有你一个,所以我就来找你了。”
  “……你怎么知道'亲'这个字?”
  “金红石告诉我的。”
  “金红石这个家伙……唔?!”
  嘴唇被冰凉的东西贴住了,在你懵逼的时候。嘴唇微张,黄钻的舌头轻轻探了进来,温柔的缠住你的舌头,搅动翻滚着。不知什么时候,修长的手抱住了你,将舌头更加深入。面前的“人”散发着淡淡的香,冰凉却令人昏迷。
  他松开了你,你发软地瘫在黄钻身上。
  “为什么,黄钻你会这些?!”
  你大口喘息着,心里非常的疑惑。
  “其实,我看到了。”
  黄钻的声音还是那么醇厚带着淡淡的清脆,但靠在背后的你听到这句话时却愣了一下,心中不好的预感出现,并且在加强。
  “你跟磷叶石与紫晶石的亲吻的时候,我都看到了。”
  你的心随着黄钻的声音持续“扑通扑通”的加强,你此时的念头只有一个,那就是————幸好波尔茨还不知道钻石也被我亲了,这真是太好了。
  
  
  
  
  
  
  
  

宝石之国乙女向 吻

啊啊啊谁也不能阻止我肖想宝石,他们是世界的宝物!
  内含磷叶石,钻石
  私设女主有名字,因为某种原因身体会不老不死
  一个系列,all向,之间有联系
  不怕这些的话,请往下看
  磷叶石x你
  “呐,xxx这个叫亲吻的是什么?”
  作为这里唯一一个人类,法斯首先找的就是你这个人类。
  “亲吻?”
  “嗯!告诉我吧!”
  作为人类,你知道“亲吻”这个词是怎样的,但是……
  你复杂的看着面前的人,应该说是宝石人,不确定甚至想拒绝地再问一遍:
  “法斯,你真的想知道吗?!”
  “嗯!如果可以的话,能顺便告诉我是怎么做的吗?!”
  阳光倒映下来,绿色的微光映在你的眼中,此时的你不知如何被面前的光芒迷住了眼。
  “……额啊啊啊啊!法斯,不要怪我!”
  受不了法斯可怜兮兮的目光,心下一动,直接跨越禁忌的第一步。抓着法斯的领带猛地拽下来,温热的东西贴上了法斯的嘴唇。
  “!”
  法斯的瞳孔微缩,望着你明亮的双眼,不知如何环住了你的腰,笨拙地将舌头伸进去。
  你的温度从贴进的柔软的身体传过来,仿佛灼烧了法斯身上的微生物。
  “唔……哈……这个就是亲吻……我有事要先回去了,就这样拜拜。”
  你在纯洁的人上印下印记,脸有些红地背过去,毫不犹豫的走了回去。
  “……这就吻吗……”
  抹去嘴边存留的津液,法斯舔了一下,缩在角落里不知在想什么……
  钻石x你(上)
  早晨,法斯一如既往轻轻的扑到你身上求抱抱,偷偷地蹭了一下,抱完后马上跑去工作了,连句话都没有说上。
  而昨天的事情仿佛不存在似的,让你,稍微有点失望了呢。
  人类是贪婪的,谁也不知道你的心里藏着是什么东西,甚至有时候,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什么,很可笑不是吗?
  “xxx”
  “啊,是黛雅呀,怎么了找我有事?”
  伸手将最后一朵花放进花瓶里,睫毛将你眼眸中的黑暗敛下去。转身望向跑过来的钻石,明亮的眼眸中沉淀的是持续以来最具有欺骗性的温柔,你站在阳光底下,对着面前的钻石露出柔软甜美无害的笑容。
  在一瞬间,仿佛迷晕在黛雅璀璨夺目的眼中。
  “你有空吗?”
  “唉?有是有。”
  “看书上说,你们人类会唱那种很美的小调,我可以听听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黛雅,你不用跟波尔茨去巡逻吗?”
  “啊,对哦……那我什么时候找你呀。”
  “嗯……”
  你沉思了一下,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钻石,微笑着说,仿佛带着引诱的意思。
  “晚上来吧,我等着你,就在大厅靠着水的地方。”
  “嗯,我知道了,那我先去巡逻了,拜拜。”
  “拜拜,还有记住。”
  泛着有粉色光泽的嘴唇轻起,仿佛无意地引诱着面前的人说:
  “请先不要告诉波尔茨哦,等晚上过后在决定,好吗?”
  “嗯……好的。”
  黛雅迟疑了一下,抬起头应了一下,继续往外面跑去。
  钻石x你(下)
  遵守约定,黛雅的确没有先告诉波尔茨,在所有人熟睡后,来到了大厅下。
  “对不起了xxx,你等了很久了吧?”
  “并没有啦,黛雅,我才刚到了没多久呢。”
  坐在旁边的阶级,将被吹散的头发挽回,拢了拢身上法斯给的披衣,你听到不远处的脚步声与随之而来的话语,抬起头对着黛雅俏皮地应着。
  “xx酱,你能唱什么呀?”
  “有很多哟,比如现在流行的歌曲,复古歌,以前远久的小调,和各种地方的音乐。”
  “好厉害啊,那xx酱你能唱最拿手的歌吗?”
  黛雅自然地趴在你的腿上,眼睛在月光下倒映着闪烁着夺目的光芒。
  “那我随便唱首好了……”
  摸着黛雅有些硬硬的头发,你闭上眼开始唱自己最熟悉的歌逐渐沉迷在回忆中……
  一曲完毕,你睁开眼看着闭上了眼听着歌的钻石,心中有种莫名的感觉在汹涌。
  “……有点,寂寞呢……”
  不知如何,你露出柔软的一面,低头抱住了黛雅,一举一动不自觉地带着引诱性。轻轻地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吻,你涌出的泪水迷晕了黛雅的眼眸。
  黛雅楞了一下,有些不解地伸出手,迟疑地抹去了你的眼泪,身体里的微生物不知如何开始颤动着。
  “怎么了,xx酱。”
  你看,面前的“人”是多么虔诚,不带一丝欲望地回吻了你作为安慰,而你却……
  “抱歉啦,黛雅。其实你不用安慰我,我并没有什么唔!”事……
  还没说完,你的嘴被堵住了。冰凉的东西伸进你的嘴里,轻轻地碰了一下你,你愣住了,就这样让面前的“人”随意搅动你的吻,脸上的温度又开始上升。
  “呼……怎么了xx酱,看书上说给人安慰是这样子做的,怎么了?”
  “额……这个那个……”
  突然间你不想回答了,捂住自己的脸心中狂想昨天与今天的吻,就算再什么的,你还是挺纯情的呀!
  “要不,再试一次吧。”
  “等等唔……!!!”
  还没说完的你再一次被面前纯洁的“人”给吻了。
  唇舌交缠,你的腰有点软。
  这次在被吻得昏迷之前,你无力地应付着学的很快的钻石,非常后悔地在想,自己玩大了……
  ——完——
  居然给钻石写了这么多,感觉有点偏心了呢。
  所以作者决定下次给磷叶石更多更多的戏份!
  作者已经逃走←_←

之前的小破车重修,3p

https://m.weibo.cn/6015917088/4185608567742327
如果不行,在评论里找。

凹凸世界全员病娇系列

全员all你向
  小段子
  内含金,幻,凯,瑞
  
  金x你
  “小姐姐,你的一切都是金的,因为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
  随着声音,苍白修长的手指滑过你的嘴唇,白色头发的男孩将你逼到角落。此时,你的眼眸中印着竖起的黑色箭头。
  “所以。”
  箭头不知不觉缠绕着你的双手,让你动弹不得。
  “要永远在金的身边哦,永远!”
  
  
  
  幻x你
  “虽然我没有金他们那么有天赋,会被别人欺负。”
  “但是……”
  紫发少年带着纯真的笑容抱住你,手指抚摸着你脖子上被留下的吻痕,双手微微笼罩着你脆弱的脖子。
  “如果他们碰到你的手或者身体的话,包括金他们,我都会把他们全都杀了哦。到那时候,你要好好亲我一口,当做你给我谢礼,亲爱的姐姐!”
  一言一语,被你守护的纯真的男孩不知什么时候变了质,单纯的笑容在一地血做背景中诡异之极。
  
  
  凯x你
  “嗒嗒……”
  脚步声在空旷的地方回荡,风阵阵地吹着,你握着黑发女孩温暖的手,却不知不觉引起你心中一阵一阵胆颤。
  “到了~这里是凯莉的秘密基地,只有你知道哦,开不开心!”
  女孩将你带到一个漂亮的屋子里,涂了糖果色的嘴唇扬起带糖果味的笑容向你开心地道。
  “你想知道它的用处是什么吗?!”
  得到你的疑惑。
  女孩走到你的面前,将你抱在怀里。不知不觉,背过的脸上带着莫名扭曲的笑容,在你耳边轻声地说道:
  “那就是……我不告诉你!呵呵呵呵,小笨蛋你傻的真可爱,毕竟……”
  那是将来囚禁你的地方,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瑞x你
  打开门,无意间闯进格瑞房间的你,此时惊恐地望着房间里墙上贴得整齐的照片,而照片上面的主角全都是你。微笑的你,哭泣的你,伤心的你,在房间床上睡觉的你,照片全都是你。
  “!”
  你不敢置信地往后退着,心中的恐惧在看着这一切,缓缓扩大。在撞到后面暖而微冷的身体,一时间腿软,差点掉落在地上。银发的少年扶住你,冷香飘逸在鼻梁,你颤抖的缩在怀里,不敢相信这一切。
  “不要逃,xxx,我一直在你身边。”
  现在如同魔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手指被相交,发丝落在你脸上。
  “我爱你。”
  手脚被锁链锁住。
  “永远。”

我说我是炮灰你信吗? 凹凸世界上all你(2)

凹凸世界all你全员向
  女主真的非常作死
  私设里面凹凸世界女子组可以性转,(那是为了方便开车,顺便练车_(:з」∠)_。)
  这也是坑,等着我填呢_(:з」∠)_
  不怕这些,往下翻吧→
  
  “这异常熟悉的场景,这非常可爱的小球机械人……好像,有点像昨天补的新番……”
  “……”
  “这不可能的吧……”
  ‘老娘居然穿越到这个危险的地方?!’你面无表情,但心中在狂吐槽,狂悲催。你盯着脚下被你用声音“拐”来的裁判球,无奈地伸手将它抱起来,叹息着,但手中没有停止地狂抚摸,狂安利它有多可耐。
  “请问小裁判先生,你知道凹凸比赛里,哪里是了解比赛规则与领取元力技能的?”
  “唉?是在那边哦,可爱的小姐姐。”
  “谢谢你,小裁判先生。”
  “不用谢啦,我很看好你哦。所以小姐姐你要努力活下去,进入前一百名,爱你哦!”
  胖胖的裁判球伸着手努力做出爱心状的手势,那可爱的样子让你纳不住心中怪阿姨的冲动,立马在裁判球额头上来个大大的爱之亲亲。做完一切,放下来向红着脸的裁判球挥挥手往裁判球所指的地方过去的你,并没有看见裁判球的声音突然变成另一个人的声音,它摸着被亲的地方,愣愣地道:
  “居然亲了小黑洞……这个小姐姐我喜欢!”
  裁判球中间闪着黑色夹带绿光的屏幕透出一个人脸,望着你的背影不见后,才念念不舍地消失。裁判球的黑绿光已消失不见,屏幕上变回本来的样子,裁判球当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跑去工作了……
  在你那边,看着这些莫名能懂的比赛规则,再加上能自如地听懂别人说话,并流畅地讲出一大堆啰嗦的话,你似乎明白了这些应该是补偿给你的。‘哼哼,还算良心嘛……,但如果遇见你的话,老娘还是绝对要揍死你个罪魁祸首!!’你郁闷地敲着电子屏幕,丝毫不理响起的声音。
  “你看完了没?”
  “!没有,先生,请您再等等,可以吗?”
  “……好的,要快点啊。”
  “谢谢。”
  声音突变成个甜甜的萝莉声,你装逼似地马上站个不成相比优雅的姿势,手指划过开始看起来……
  “挺多的呢……但老娘可是不会输哦!”
  快速看完一屏幕的字,然后转向下一屏。你的速度在看字中不知不觉的加快,在外面突然响起莫名的爆炸声起,刚刚好看完。
  “请点击完成。”
  “好了。”
  “好了后,现在开始技能选取。”
  你看了一眼屏幕开始转动的技能框,转过头望向外面开始战斗的场景。缓缓坐下来,拿出口袋里被搬运人塞到手上当零嘴的东西,非常悠闲地选择了当个吃瓜观众。
  “技能选取完毕,你的技能是-----”
  ——完——
  

我说我是炮灰你信吗? 凹凸世界 all你(1)

 凹凸世界all你全员向
  女主真的非常作死
  私设里面凹凸世界女子组可以性转,(那是为了方便开车,顺便练车_(:з」∠)_。)
  这也是坑,等着我填呢_(:з」∠)_
  不怕这些,往下翻吧→
  老娘叫xxx,一名声优外加歌手。在参加歌手大赛并非常完美通过,还没领奖杯的第三天,在家里因为补完番感叹国漫好看,就耐不住心中那歪歪之心,作死性地评了个非常作死的评论后……睡觉一醒来,他妈的老娘居然穿越了?!穿越就穿越了……那为什么不等老娘把奖杯给拿了再走!!我的个天啊,我的个老娘的亲亲奖杯啊!!
  “呵呵,我的奖杯,我的奖杯,我的奖杯……我可怜的亲亲奖杯啊……”
  你缩在飞船的角落里,嘴中喃喃自语的话一字一句地带着怨念毫不犹豫的散出,弥漫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搬运人的周围。
  郁闷地把头埋在腿里,手指有无似无地划着诅咒的小圈圈,而那个小圈圈还是爱心状的那种。你嘟囔着,心中狠狠诅咒那个将你扔到这里可恨的人,诅咒他一辈子没有女孩子喜欢,只有同性喜欢,看那个家伙怎么办!
  “到了,xxx小姐,这里就是凹凸世界。”
  “嗯?已经到了吗?非常感谢您,搬运人先生。”
  声音打断你的思想,你抬起头看着面前异常熟悉的场景。站起来,疑惑的歪着头,你直接忽视了搬运人所说的“凹凸世界”。好像想起了什么,立马收起自己身上的怨气,仿佛变了个人似的,面露轻笑,微抬身直,温声地用自己最苏的男.性.声.音向搬运人道。
  然后身资优雅地走下飞船,徒留一个懵逼的搬运人。
  “……声音挺好听来着,但照刚才送来的参赛者面容服装来看,看起来好像是个女孩子的吧……为什么声音是男性的?”
  懵逼的搬运人愣愣的看着远去的你,正想着准备仔细思考时,手中的终端微微闪了一道绿光,一个描着总部的电子光屏弹了出来。
  ………
  “我知道了,这就出发。丹尼尔大人。”
  不到一会,飞船再次驱动,夹带着什么“做完这次后,就直接辞职算了,太累老骨头承受不起啊……”什么之类的话语,跟随着飞船冲向了太空……
  ——完——

当全职里的人都是病娇 (一)


  新坑,中长篇
  女主有名字,更新不定期
  作者决定势必要膘完全员系列
     如果不怕这些的话,请往下看吧!
  大家好,我叫书夏。是一名悲催的文手外加悲催的穿越者。因为我的作死,写了一本全职高手之论全职里的人都是病娇的书后,因为太过真实,产生能量。完结后,准备庆祝时,出门踩到香蕉皮摔了一跤。我就无缘无故地出现在全职高手里。而且,再一次通过观察,我发现里面的人还是跟我的书一样,都.是病.娇……
  比如现在。
  书夏默默地吐槽完后,坐在训练室里不远处电脑的凳子上,呈透明人状态的姿势翘着二郎腿磕着瓜子看着一出好戏。
  柔弱的女主坐在特意整理好的沙发上,里面的主角之一:苏沐橙正心疼地轻拍着女主后背,小声嘟囔着什么“如果将你永远锁在我的旁边多好,这样你就不用受伤了。”什么什么危险的一系列话,喂,沐橙你就不怕女主听到了吗?还有你叶修,如果要帮我家亲女儿包扎手指的话,首先不要拿出剪刀而是拿出药水与绷带帮她止住血!!不是要把它给剪掉当作收藏啊!!
  唉……说多了……
  书夏欲哭无泪地吐槽着,无意间瞥到正坐在旁边一直沉默无语的莫凡现在居然在看着自己!!心里马上“扑通”一声有些心虚的问莫凡。
  “莫凡,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只是想一直看着你。”
  “唉?”什,什么?!
  听着莫凡的话,书夏看着莫凡眼眸中何时出现的痴迷情感,心中一下慌张,马上躲开莫凡的视线,悄悄地往唐柔的地方移过去。
  “嗯?夏夏,你怎么了?”
  注意到书夏的靠近,唐柔一反之前冷漠的样子,墨色的眼眸中带着不易察觉的疯狂看着你,温柔的话语围绕在耳边,短头发漂亮的女人伸出手臂一把把你抱住,唐柔清爽的沐浴露香味一直飘逸在你周围,书夏差点就被这股莫名的香气给昏厥。
  “额……没,没什么。”卧槽,怎么唐柔也跟莫凡一样对自己这么温柔了?!明明前几天还非常冷漠啊……等等,前两天我好像跟他们一起去了蓝雨做友谊比赛了吧?只不过就是跟他们各自单独待了一天而已,为什么会……
  “……”
  他们,不会都回转心意了吧?!书夏勉强拉起笑容准备想站起来离开时,才发现自己动都动不了,心中默喊一声“卧槽”转头看着紧紧抓住自己的唐柔道:
  “柔柔,我要出去,你先放开我吧……”
  “……不要,我想一直抱住你。”
  话语落下,书夏感觉揽着自己腰的手逐渐紧起来,心中再一次默念“卧槽”时。
  唐柔突然面向你的脸,并伸手把你的脸按向她的面前。一抹如春风般的笑容逐渐在嘴角展开,轻轻地在你的脸上亲了一口后,靠在唐柔肩膀一脸蒙逼的书夏并没有发现抱住你的唐柔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眼眸带着化去的温柔剩下的冷漠,直视一脸黑化的莫凡,嘴无声地说:
  看来你也恢复记忆了,那么我更加不会把夏夏给你,滚!
  莫凡漠然地看着唐柔的嘴形,瞥了一眼在不远处一直呵护女主的某些人们,转回头跟着看着唐柔满是冷漠,嘴形也跟着微动:
  哼,我也不会将夏给你,而该滚的人应该是你!
  …………
  靠在唐柔肩膀的书夏并不知道后面的情况是如何惨烈,她只是把脸全塞到肩膀上,默默哭泣,思想全撇到其他地方去了:为什么,每一个女孩子的女子力都比我高啊,我一个女孩子该如何生存下去!!……等等,莫凡是女孩子吗?